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> 第九章 匆匆

第九章 匆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在闫凡宇的印象里,南京的冬天总是姗姗来迟,眼看到了年底的最后几天,除了早上一丝寒冷,中午的阳光格外温暖,温暖的令人错觉在春天。
  闫凡宇所在的军部设在一座明代建筑风格的大宅院,到处有古风遗迹,最明显的青砖碧瓦,又圆又粗的红漆柱,砖瓦地。院中央的梧桐,云松,高大沧桑,透着古老的年轮。每年,他看着梧桐树叶从茂盛的绿渐渐褪去,染了金黄,枯萎,起卷,落下,有时候,他看到这样的场景会闪过远在乡村的那座院子,和住在那里的女子。
  一位士兵来送材料,敬了礼出去了。他回到办公桌,处理完。继续站在窗户观看,穿着军服的女兵,风度翩翩,美丽动人。
  闫凡宇不太关心政事,对个人升迁兴趣一般。叮铃铃——电话铃打破了安静,是中校,多少让他惊讶,中校约他去秦淮河,说是几个老乡好久没有聚一聚了。
  秦淮河是一条著名的风景河,河面停了不少船,船两边挂满红灯笼,有游玩的,有聚会的,商家的饭店生意开在这样的地方,实在是妙。船家,慢慢划着船,在河面上荡着,飘着。船舱内,俨然是个餐厅,桌子上的火锅,徐徐升腾着热气,没有一点冬天的寒意。
  中校自从由上尉一步上升,明显比以前忙了
  私下他们很少在一起。
  火锅里添了不少菜,船舱变得热腾腾的。中校带了几位随从,不停敬酒。闫凡宇端起酒杯,只听中校道:老弟,不是我说你,最近,怎么了,老是打不起精神啊?
  没有没有,和以前一样,一样。
  胡说,老哥哥我是过来人,因为女人?
  闫凡宇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  女人,对我来说,是衬衫,今天穿,明天脱,后天再穿呗。
  大家哈哈大笑。
  找你来,不是因为别的,马上要上报中尉名单,我可是第一个想起你。
  真是,谢谢你。
  按理,我不该过问。我既然知道了,
  闫凡宇把酒干了,为中校斟满,双手举起:
  多谢中校。
  喊大哥,这样听了亲切。
  还有一件好事,哥哥看你孤身一人寂寞,
  给你介绍个姑娘。
  大哥,听我说。
  中校问随从,到了吗?
  随从说,已经接来了。
  请进。
  一位身着旗袍,烫着波浪卷发的摩登女郎,踩着夹板,发出噔噔噔的声响,来到船舱。
  中校说:琳琳小姐,欢迎欢迎!
  琳琳坐下,摘了手套,细长的手指,伸向中校,您好!
  中校端了酒:琳琳小姐,敬你。
  琳琳小姐把手中的酒喝干。
  中校,承蒙你盛情,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,请不必客气。
  岂敢,这么好美的秦淮夜色,我怎么能独自享受呢?
  中校如此雅兴。
  舞曲音乐响起。
  河面上的另一艘船靠了过来,船上的人招呼中校,几位军官站在他身边,大家看看都认识,中校说:不如过来大家一起玩,我已经喊了舞女来助兴,一会就到。
  中校把闫凡宇介绍给大家,分别介绍了其他各位军官,平时在一个院里做事,看上去并不陌生。
  舞女们来了,看见一群年轻的军官,兴奋地主动出击。
  船舱转眼开发成舞池,一对对都跳的投入。
  闫凡宇独自坐着,正在欣赏舞者的舞姿,
  一只手伸到眼前,是琳琳,他微微一笑,礼貌地站起来。
  琳琳身体柔软,余香缭绕,中校介绍他们认识时,闫凡宇没说话。
  你不爱说话?
  听你们说。
  听先生的口音,不是本地人?
  你是?
  不是。
  现在的南京,不少外地人。
  南京确实是个好地方。
  何以见得
  六朝皇帝都在这里建都,不算好地方吗?
  哦,小姐对历史感兴趣。
  我是教师,教历史和国文。
  闫凡宇揽着琳琳的手不由的松开,琳琳问:怎么了
  闫凡宇觉得自己失态,想接着跳舞,舞曲停了。
  中校走过来,看起来你们很谈的来。
  是的。
  冬天,对于坐办公室的军官们来说,容易度过,做好自己管辖的事情,多余的不用管。只是男人多的地方,沉闷多了些,少些气氛,大家暗里盼望节日。春节不回家,在部队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多数人来回的路程,耽误不少时间,他们便两年或三年回家,可多休息几日。
  没多久,闫凡宇被提升为中尉,他心里高兴,高兴之余,烦恼地袭来。
  从办公室出来,沿着马路独自行走,路上的人不多,闫凡宇觉得,漫长的冬天仿佛还在眼前晃动,转眼,春天又来了。烦恼来自白天收到的家书。
  信中说,父亲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,今年春节本来盼闫凡宇回来过年,一大家人只有他一人没回来,他未过门的媳妇都来到家里,等他回来,母亲很想念他,,盼望闫凡宇收到信以后,能请假回家,把亲事办了。
  提到亲事,不由气恼。他开始就表示强烈的反对,没有一个人听他的反应,以为他年轻任性,哥哥姐姐都由父母做主,不是过得好好的?无非他有点出息,读了一点书罢了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
  起初,烦恼时,不去想,拖,希望拖到老人烦的那天,也许老人妥协呢。闫凡宇不知道,老人和年轻人不一样,他们认定的事情,会演变成固执,到时候,只有你妥协。
  而,令他说不清楚烦恼的,是她,那个可人的女子,只要想到她,闫凡宇的心立刻欢快起来。
  玄武湖边的杨柳开始抽芽,一天或者两天后,杨柳染了一样绿葱葱的,那时候,湖面上有船,湖堤边,有大人孩子,还有自由恋爱的情侣,那是闫凡宇向往的生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