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> 第二十一章 风波

第二十一章 风波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泉水阁的清晨是静谧的,和尚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,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,日子久了,好事的人给他取了个名字:三无,连起来读,三无和尚,三无来自三不知道,不知道他从哪里来,不知道他的年龄,不知道他的亲戚朋友,也许他还有更多的秘密,大家叫他三无和尚,他听了并不分辨,喊他和尚,喊他三无,或者三无和尚,他只一句阿弥陀佛,算是回应了。这些年,他做的一件事是真的,陪着龚家,见证龚家的兴盛和衰落。
  老宅院早已荡然无存,残瓦横亘被清理,平整,盖满了黄土,和周围的土地融合,人们在上面撒种、间苗,浇肥,收获,循环往复。
  立春后,天气暖和起来,绿郁葱葱、红的、白的、紫的花竞相开放,新宅院迎来了春天。龚老爷坐在院子里,他分明是位满面沧桑的老人了,他的坐姿和神情,和龚太太生前一样,他的目光空辽,眼前是起伏的山峰,远处是蜿蜒的山峦,梯田的山坡上是耕作的农民。龚老爷这样坐着,久久地一动不动。柳久久从屋里出来,看见龚老爷,遇到小闪拿着件衣服,柳久久接过,他正担心龚老爷受凉,说,我来。
  柳久久轻轻走过去,把衣服披在龚老爷身上,龚老爷看见他,没有说话。
  柳久久:要是坐累了,起来走走。
  龚老爷没头没脑地:你说说,人如果死了,会去哪?
  柳久久:什么意思?
  龚老爷:人死了,真的能和到地下和亲人见面?
  柳久久回答:也许能吧。
  昨晚,太太找我,说她的房子漏雨,漏的厉害,她说泡在雨水里很难受,让我帮她去修。
  柳久久掐指细算,思忖着,可不是,鬼节到了,我派人去看看太太的墓。
  我也去,龚老爷说。
  龚家这几年时运特别背,自龚太太去世,龚家接二连三的出事,让龚老爷猝不及防,先是因为老虎,为了丫头翠娥,连眼睛都不眨,放把火,烧完了龚老爷的宅院。这宅院是龚老爷奋斗多年的财产,是他事业和生命的根基,想到这事,龚老爷悔不当初,觉得自己受到因果报应,龚太太生前对他说的这事,这辈子她很少向龚老爷提出要求,连她自己恐怕都不会想到这成了她留给他终身的悔恨,想到太太,龚老爷充满愧疚,一步错,步步错,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拒绝老虎,最低限度他应该想到老虎是个男人,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,需要结婚有老婆有后代的男人,自己是个男人,怎么会想不到这点呢?唉,说什么都晚了,说这些有什么用呢?凭心论,老虎对这个家是忠诚的,龚老爷本来就相信阴间地狱之类的存在,晚上,有冤死的鬼来找他,向他哭诉,他吓的到处跑,在每个房间跑,在院子里跑,在山上跑,一直跑到从梦惊醒。这时,他会想起曾经过去的时光,高朋云集,宾客满座,他精力充沛,意气风发,多么惬意丰顺的日子,他太太贤良,女儿可爱,女儿,想到女儿,他的思绪随着女儿游走。
  龚云烟,这个名字,清晰的出现在眼前,他念叨着云烟,这个他似乎很久不关注的女儿,对她的关注从什么时候开始减少的,一时想不起来,他很想念她,想的脑子疼。告诉丫头小蝶,派小闪去找云烟,小蝶告诉龚老爷,云烟会回来看他,他只需要等待,结果,他失望了,满怀希望的他没有等来非常想见的女儿,只等来了柳久久和两个强壮的男人采和宁。龚老爷在失望之后发脾气,发了脾气呆坐,呆坐了睡觉。
  柳久久脾气温和,属于凡事心里有数的那类人。柳久久显示了自己的能力,龚老爷的日常事务由柳久久帮他清点,梳理。那些来找他的人,柳久久负责接待,谈话,一切都没毛病。
  春风佛面,芳草萋萋。柳久久陪着龚老爷站在龚太太的墓前,柳久久让人清理了周围的荒草,放上祭品以及龚太太生前喜欢的花,龚老爷手扶着墓,对她说,你还好吗?我帮你修了房子,不会再漏雨了,你可以好好休息了。
  龚老爷清醒的时候,会去泉水阁,找到三无和尚,三无和尚热情招待,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话,说着说着竟有相逢恨晚的感受,外人只见他们聊得热火,却不知他们聊些什么,奇怪的是,每一次和三无和尚接触后的龚老爷,犹如吃了兴奋剂,精神旺盛,心情愉快,快乐的难以克制。
  他还会去找柳久久,认真的听柳久久聊云烟的生活,聊云烟的五个孩子。这个做外公的发现没有好好扮演外公这个角色,懊恼这些年都干什么去了。
  柳久久见龚老爷如此有兴趣聊自己的女儿,兴致高涨,这个不爱说话的人,打开话匣子,滔滔不绝对他说着,他喜欢看龚老爷的快乐“哇,五个娃娃啊。
  老大梦雪,每天跟老妈去学校念书。
  女孩念书干什么啊?
  少奶奶常说,小时候自己闹着读书,老爷硬是不让,她埋怨老爷一辈子,那会子下了决心,将来有了孩子一定要读书。
  这孩子,哪有娃娃对爹妈有怨,他不知道天下无不是爷娘这个道理。
  老二梦青,是个男孩,很聪明,只是身体弱,命大。
  命怎么大的?龚老爷有兴趣的问。
  有一次,他去井台耍,掉下去了。
  掉到井里?
  是呀,被救上来,没了呼吸,都以为不行了,
  龚老爷紧张了:后来呢?
  后来,被阎王爷放回来了。从那以后,少奶奶百般小心,走坐把他带在身边,他有个弟弟叫梦好,少奶奶把他带在身边。
  呀—我的这两个外孙孙,我还没见过面,等我的身体好些,硬朗了,一定去看他们,还有两个呢?
  老四梦兰,老五梦美,保姆带的。
  龚老爷一脸幸福的样子,人到了老年,渴望一种儿孙绕膝的生活,那种快乐来自以后生命延续的希望,龚老爷没有体会到,竟然渴望家里有小孩子的来到。
  老妈子把洗好的衣服散开,在院子里晾好,接着去厨房,看见小蝶往亡茶壶里泡菜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