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> 第二十二章 错过

第二十二章 错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山里人的生存多停留在原始模式,除了极少数的地主或富裕人,多数是穷人,他们祖祖辈辈在山坳里,靠着几代人的辛勤劳作,一代代繁衍,除了活着,再无其他要求。山里人看重有儿子,有了儿子,是祖宗佑护的结果,这辈子有了指望,接着是父母这辈子为儿子娶媳妇进行不懈的努力。
  小蝶的未婚夫秋霜属于这类人群。秋霜爸给秋霜的房子是座依山而建,一半山洞一半房,秋霜有三个哥哥,他排行老四,下面有个弟弟,家里先前的所有房子因为哥哥成亲占用,他们有了娃娃,平均每人三个,10来个了,很热闹的。轮到秋霜成家,没地方了,只能安座山洞家,秋霜知足了。至于小蝶,小蝶是秋霜捡来的,山里人生下来女孩被丢弃很普遍,有心人把女婴丢到人常来去的地方,命大的被捡走,养大后的身份叫童养媳,命不好的,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,一命呜呼,一天那午,秋霜妈去打猪草,草丛又高又深,她发现在一张烂席上,躺着婴儿,走近去看,婴儿睁着眼,成群的蝴蝶在空中飞舞,她好像看见了蝴蝶,不哭不闹,乖的惹人心疼,秋霜妈发现婴儿是女婴,抱回家取名小蝶,那年,秋霜15岁,到了说媳妇的年龄,家里正发没房,拿不出聘礼,无法找媒人提亲,当然也无人愿意嫁给他,秋霜的弟弟刚满3岁,小蝶自然留着长大给秋霜做媳妇。
  小蝶在这个家庭长到11岁时,秋霜爸爸做主,为她和秋霜订了亲,约定15岁结婚,就在今年,婚期已经定好,通知了亲戚朋友,只等着婚期来临。
  秋霜的主要工作是看管果树园,多数种的橘子,另外有些柚子和柿子,中午,母亲送来午饭,这是娘俩在一起的温馨时光。
  秋霜,吃饭了,母亲招呼着,母亲的到来,令秋霜高兴,打开饭盒,看见红薯烧饭,土豆片里有隐约的肉丝。秋霜大口的吃着。
  母亲看着果园:今年的果树长势都不错,今年收成有希望能好点。
  还可以。秋霜吃的很香。
  小蝶,又走了好久?
  去年腊月12走的,5个半月。
  天气马上立夏,成亲的日子快到了。
  是的,再过几天,她就回来。
  秋霜妈说,要说呢,这小蝶是个不错的孩子,来到咱家吃苦受累,算的上我的好帮手,就算自己的闺女也就这样了,要不是给你做媳妇,我真不得,给我做个女儿多好。
  妈,我的媳妇不也是你的女儿?
  话是这么说,到底不一样。这样想她,咱家太穷,委屈了小蝶,我和你爸再苦几年,为你们盖套房子,你们搬进来,我们老两口住进山洞屋。
  妈,我有的是力气,小蝶说了,我们要挣钱自己盖房子。
  我手上的这只镯子是我姥姥传下的,小蝶过门那天,送给她,算是我们家对她的心意。
  小蝶知道了,会很开心,她回来,我告诉她。
  人逢喜事不仅精神爽,而且时间过的飞快,遇到的人遇到的事都是令人顺心和高兴,秋霜正处在这种状态,干活特别有劲,对谁都是一副和蔼的面孔。其实,秋霜的内心急切的盼望,他和小蝶约好回家的日子,时间反而在这个节骨眼显得慢了,盼星星一样终于盼到了这天,下午,秋霜和母亲说去接小蝶,他照例去村边的路口,带着烧熟的玉米棒,小蝶喜欢吃,见了面好给她,秋霜坐在石头上,远处的果林葱郁,结出了青青的果子,混合着泥土的味道传来阵阵清香,预示今年的丰收,等到果实累累的时候,他和小蝶共同管理果树林,再不用去别人家做事,两个人和和美美在一起,养个娃,养好多娃,该死的这是多巴适的快乐,这个头脑简单的小伙子,生命里除了果树林,家里人,现在有了媳妇小蝶,这样的美满日子即将来到,微微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。
  柳雄飞坐在黑色的轿车里,往南京下关码头疾驶,副驾后坐着闫凡宇,到处在修建道路,驶过的地方满目疮痍,人们的脸上终于有了平静的表情,虽然,有一种深刻的伤痛隐隐翻涌着,毕竟,生活还要继续前行,人们来不及顾及这个伤痛。
  下关码头,浩浩的长江一望无际。柳雄飞与闫凡宇驻江而望:
  真是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啊!柳雄飞不由得感叹。
  闫凡宇接着说:茫茫无尽天涯路归来还是英雄否?
  谁的诗?柳雄飞问
  我的创作。闫凡宇开玩笑的说。
  人到中年的闫凡宇,神情略显严肃,双眼炯炯,深邃神逸,这是军人特有的眼神,他看上去没有饱经风霜的沧桑,换下军装穿了银灰色长衫的他,玉树临风,笔直的身材风姿翩翩,与身着军装、儒雅潇洒的柳雄飞相得益彰,为了此行顺利,柳雄飞派了自己的贴身警卫小张跟他回去,离开船时间尚早,两人沿着江沿缓缓行走,微风阵阵,吹在脸上凉丝丝的。闫凡宇此刻的心情复杂又矛盾,不安又急切。
  这次回去你很辛苦,要带上我的五个娃娃。
  哈哈,可以编个幼稚班了。
  两个春节没看到他们,真想他们。
  两个人走着,看到:“长江亭”茶楼,这名字好,茶楼人不多,两人找了临江的座位坐下,老板早跟过来,二位,两杯南京雨花茶?今年的新茶。
  闫凡宇说:给柳先生来杯咖啡,加糖,我要杯茶。
  老板说,稍等。
  茶楼里徘徊着唱曲的两位小姑娘,正寻找客人。
  老板上了茶,柳雄飞为咖啡加了方糖,用小匙搅着,徐徐酌饮,
  凡宇兄,你有心事?柳雄飞私下对闫凡宇的称呼。
  我,有点害怕回家。
  奥?
  心中有愧。
  完全没有必要,这些年你在战场上拼杀,为国效劳尽忠。常言说,自古忠孝难两全,你家人是会理解的。
  话虽这么说,我这还是七上八下,哎呀,上前线我都没这样过。
  你不会心理有了问题吧,有机会我请位外国医生给你看看。
  我又没病,看什么?
  唱曲的两位小姑娘走到他们桌边,柳雄飞说,随便唱吧。一位姑娘调弦弹曲,一位姑娘开口演唱:
  那晚风那南风吹来清凉,那夜莺啼声凄怆,
 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,只有那夜来香,吐露著芬芳,
  我爱这夜色茫茫,也爱这夜莺歌唱,
  更爱那花一般的梦,拥抱著夜来香,吻著夜来香,
  夜来香,我为你歌唱,夜来香,我为你思量,
  啊……我为你歌唱,我为你思量。
  夜来香,夜来香,夜来香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