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> 第三十章 私奔

第三十章 私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腊月二十四,往年这个时候,母老虎会和程子昂共同打扫卫生,单薄的程子昂显得弱不禁风,干体力活时,母老虎更像个男人,冲在前面。
  这段婚姻说来话长。程子昂是家乡为数不多的读书人,大家称其秀才,他的家世出奇的穷,典型的上无片瓦、下无立锥,程子昂弟兄三人,他是长子,父亲去世那年他刚满5岁,小弟弟在妈妈怀里吃奶,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想生存下去,谈何容易,母亲奶着小弟,身边是两双眼巴巴望着她的兄弟,埋葬了父亲,女人带着三弟兄离开家乡。
  他们沿着有路的地方不停的走,女人知道,她眼下要做的重要事情是吃饭。来到城市,女人抱着孩子走进一家饭馆,里面的顾客不多,程子昂看到桌子上,一眼扫过碗里的东西,热腾腾的面,谁也没料到,这孩子疯快蹿上前,伸出看不出皮肤颜色的小手,不顾面的滚烫,下手捞起面条,放进嘴里,面条太烫。令他淅索着直翻白眼,双脚蹦跳,在原地转个圈,又一次抓住面条,踮起小脚,把面条送给母亲,母亲弯腰用嘴含进面条,飞快的嚼碎,喂进怀里的孩子,孩子小鸟样张开小嘴,吧嗒吧嗒吃起来。
  这一幕发生的猝不及防,时间很短,面条的主人是个穿稠衫的男人,手里拿根拐杖,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,程子昂干脆抱着碗跑到两个弟弟面前,两张小嘴对着碗沿,呼噜噜呼噜噜,再次回到桌上的碗,稠衫男人看到,是一只干净的腕。
  做完这些的程子昂,转身就跑,稠衫男人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:往哪跑?稠衫男人举起手里的拐杖,准备狠狠教训他,这时,老板娘,一位身材高大的胖女人:老先生,别生气,别生气。
  老板,和老板娘相反,他长的矮小干瘦过来圆场:老爷子,你犯不上和个叫花子认真,我马上给你做一碗晚,你消消气,稍等稍等。稠衫男人的棍子已经落到程子昂身上,说:不是老子有事,非打死你,快点。老板娘给女人使个眼色:走。女人和孩子慌忙走出这家饭店。
  出了门,面前的路有千万条,却无处可去。女人带着三个孩子漫无目的在街头走着,怀里的孩子哭了一会睡着了,不一会,母子几人来到一条河边,河面上行驶着轮船,女人看着涛涛的河面,眼神闪烁着绝望,程子昂牵着弟弟:妈妈,我怕。女人:不怕,儿子,有我。
  程子昂多少年回忆起这个情景,母亲的形象无限伟岸。
  面馆老板感觉不对头,叮嘱老板娘跟去看看,果然,老板娘看着他们走到河边,久久愣在那里,连忙回去找老板,面馆老板骂老板娘蠢,把他们拉住啊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图,懂不懂!接着和老板娘直奔河边,却看见只有孩子在岸边,小的抱在程子昂手里,不好,救人。面馆老板三步并两步,想都没想,“扑通”跳下河,正值初春,河水冰凉,老板在河里摸索着;老板娘见孩子们的目光盯着一个地方,河岸不远处,女人挽了裤腿,袖子,正在捞河面上漂浮的死鱼和烂菜叶,装满了一兜,往这边走来,老板娘见了女人,明白了,女人脸上因为意外的收获呈现出希望,老板娘:原来,我们以为你。女人莫名其妙,老板娘喊:老公。面馆老板浑身湿漉漉的爬上岸:我们以为,你会想不开。女人说:有啥想不开,天无绝人之路,再说,我吃你一碗面,还没还呢。
  面馆老板听见这话:这女人有见识。
  面馆老板看见女人手里的鱼和烂菜叶:这样的东西生的也不能吃,上我那,我帮你煮熟,吃饱再说。
  女人:老天,我们这是遇到了菩萨。
  程子昂记得,那天,是他有生吃的最香的一顿饭。后来,面馆老板收留了他们,女人带着孩子饭店帮助打杂做事,事实证明,面馆老板是有眼光的,女人早起晚睡,一个人顶了两个男人,又好学,大师傅有事时,女人竟能上灶台,操大勺搞出两个菜,都知道,吃面关键在于打卤,女人本来心细如发,心灵手巧,善于节俭度日,面卤做的味道独特,面馆开的愈发红火,面馆老板的终于以雄厚的实力,连续吃进附近几家小吃店,女人也靠自己的苦干逐渐站稳脚跟。
  分红时,女人不要钱,说:你收留我们,有吃有喝有住,非常满足,面馆老板坚持让女人提要求,女人就说:老板若能让我的三个孩子认识自个的名字,也就行了。
  在面馆老板看来,这要求不过分。程子昂读了书,考上县中学,毕业期间,抗日战争爆发进了部队。临行,娶亲成家,媳妇是面馆老板的二女儿,这女子只有一个特点,丑,丑的程子昂从未正眼看过她,小时候是害怕,长大了是不喜欢。
  婚事由母亲做主,程子昂一百个不满意,但他提不出反对理由。这时的他,还没长熟,不知道女人怎么回事。面馆老板当然高兴,婚事全包,连新房都是女方家准备,三天后,程子昂随部队出发,在前线受伤差点丢命回家养伤,人在病痛时更加软弱,他渴望家庭生活,媳妇已经接手面馆,生活有了保障,他们接连有了一堆娃,他发现自己依然身怀抱负,再次离开家乡,来到南京,过了考核,进了政府部门的国防部做文职工作,到了允许带家属的级别,把一家人接到南京安置。
  这日子过的,顺利很圆满,但程子昂的内心隐藏或者克制的情绪开始加强分裂,他从来没有从内心认可这个除了丑,什么都顺心的女人,每天的生活,总有一股看不见的压抑,让他有说不出的焦躁,这焦躁潜伏着,直到遇到周洁。
  事情的发展令他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,恐慌来自母老虎和她的家族,如果当年没有她的父母,程子昂一家人说不定早当了鬼。另一个恐慌是来自周洁,他还算真心爱这个女子,但是,她如何面对母老虎和五个孩子。
  周洁铁了心跟着他,说自己娘家在苏北,那没有人认识他们,他们可以去哪里重新开始。程子昂认为,自己身边这团乱麻,唯有离开,走为上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  程子昂走出办公室,最后看一眼曾经踌躇满志而来的办公大楼,心里难免忧伤,想不到竟然如此灰溜溜离开,本来想找柳雄飞道别,想想还是算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