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> 第五十三章 屌丝

第五十三章 屌丝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春分以后,是一年中浪漫又美好的季节,大自然依旧它的花开柳绿,雁来蝶飞,莺飞草长,街头出行的人多起来,母老虎的生意同时也忙碌了,经历了小女儿丢失,丈夫程子昂蒸发一系列变故,这个女人撑起这个家庭走上生存的轨道。
  风吹日晒的车夫生活,侵蚀着母老虎的形象,仅从外表看,她几乎没有任何女人的特征:遮阳的草帽,脖子上搭着擦汗用的毛巾,原本暗黄的皮肤成了黑黢黢的鱼皮,皱巴巴点满了雀斑,上牙凸的更厉害,操着南腔北调的口音:啊好啊,好的不得了。粗布宽大的衣裤,裹着她高大的身材,最醒目的是她那双幸亏没受过委屈的大脚,分明标志出,她是一条地道的车夫兼汉子。
  母老虎对自己的状态还算满意,为缓解疲劳,抽烟喝酒,有时候推牌九赌两把,赢的少输的多,她总想突然碰到好运气,不用拉车,她还算明智,很快收手,同时感叹她的发财命咋那么少。
  她越来越接近男人的生活,以前会结毛衣,会针线的女红活计忘的差不多了,与女人有关的东西渐渐远离她,连身上每月的月事也配合她,悄悄绝的干净麻利,虽然有时沥沥啦啦带点红血丝,母老虎并不在乎,随意草草处理了,照样拉车满城跑,有时从黄埔路经过,会留意看一眼军部大门,程子昂在这里做过事,起初,她幻想程子昂会从里面走出,和往常一样回家,但,每次遭遇循环重放,她淡漠了这个幻想,拼命的跑,拼命拉车,有时,也经过玫瑰街,不少客人去哪里,程芳和程丽都在这条街,母老虎的心有些泛酸,身为母亲,自己的女儿入青楼,做那种勾当,总是不舒畅,随着女儿源源不断的金银首饰、金钱财宝交给她,母老虎的心会随之畅通,笑贫不笑娼,她这样安慰自己。同时,程江和程海凭借这笔钱读完小学,甚至中学,只要程家的男孩读完书,将来有个光辉的未来,这不是更好的回报吗,美好的前景,让母老虎充满力量,再说,姐妹俩的日子,穿金戴银,享受荣华,总比在家挨饿受穷强万倍,母老虎跑的飞快,龅牙呲在唇外,总象是大笑。
  程丽这点像母老虎,特别爱笑,爱大笑。
  程丽刚送走客人,听见传报,有人交重金会她,看时间到了午时,吩咐摆饭;叹道:今儿,又不能歇息,只好趁吃饭的空歇歇.。
  有人喊:桃花蕾午餐------8号厅。
  桃花蕾是程丽的别号,8号厅是专门给下了重金客人预备的豪华宴。
  程丽问,是位什么样的客人,听了描述,印象里没这样一个人,不由有了好奇心:请客人到8号厅,我换了衣服马上来。
  报信人回话离去。
  林迪走进玫瑰街的玫瑰楼,只见楼匾上三个鎏金大字:玫瑰楼,心想:好有诗意的花楼。门房见他衣着寒酸,脚上的黑色布鞋露出大脚趾,讥笑的说:小子,走错门了。
  林迪紧紧捏住衣服的口袋,门房见他伸头窜脑的样子,心知肚明:得,来个傻屌丝。
  林迪:我,我找姐姐。
  门房哈哈大笑:我们这除了姐姐就是妹妹,你找哪位啊?
  林迪嗫嚅着:我,
  叔叔,您别难为他了,他是来找桃花蕾的,我见过他。
  一个姑娘在楼上大概看到这一切,趴在窗沿上说。
  林迪冲他感激的笑笑。
  门房:拿来吧----
  林迪慌忙松开捏住口袋的手,伸进里面,抓出一把钞票,递过去,门房乐滋滋的去通报。
  有人来领路,进门,拐弯,上楼,再拐弯,灯火辉煌的大厅出现在眼前,三面立着墨色屏风,上面雕刻着象牙白的侍女画,亭亭玉立、婀娜多姿,大厅中央上方是一盏西式吊灯,垂地的窗帘、落地衣帽架,中式茶桌、藤椅,富丽堂皇、尽显华贵,墙上挂了几幅西洋画家的抽象派作品,这是他一直没有兴趣的,这是林迪上美术课时,美术老师介绍过的。
  接待他的年轻女孩,秀丽端庄,一条大辫子,红花衣裤,腰间围着黑丝绒小围裙,呢喃轻语:先生,请稍等。
  他呆望着,一阵淅淅索索声,进来两位女孩,林迪只觉的满眼美艳花簇。
  程丽看见林迪,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支走身边的杏花:出去帮这位客人上壶酸梅汤。
  程丽关上门:告诉过你,不许来这里?
  林迪:我,我,我来还你钱。
  程丽:拿来-----
  林迪慌张的翻口袋,才想起刚才把钱一把抓给门房,早忘记应该给程丽的钱:我,我刚才全给了看门的叔叔,我以为,
  程丽:你以为他会给我,他知道你是谁?他知道你欠我的钱?
  林迪:我去要回来。
  程丽:要你个头啊。
  林迪:-------
  程丽:你听着,吃完饭,马上离开,如果你再来,我不理你了。
  林迪:好姐姐,你说什么我都听,别说不理我。
  程丽:你哪来的钱?
  林迪高兴起来,把自己如何帮助王化儒娘俩打走蒙面人,救下娘俩,王化儒和母亲事后为酬谢给他一笔钱的事情说出来,得意非凡:姐姐,这叫吉人自有天相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
  程丽:你别高兴的太早,容易得到的钱是个祸,你做哪行?
  林迪没听懂,程丽说:你靠什么苦钱?
  林迪;我在美校读书。
  程丽:什么叫美校?
  林迪想起自己画的一幅程丽的肖像画,他看的比金钱还重要,随身带着贴在胸口处放着,小心翼翼拿出来,展开给程丽看,程丽笑的前仰后合。
  林迪被她笑愣了:这么好笑?
  程丽抓起画,几把撕个粉碎,将碎片扔在林迪的脸上,林迪恼羞成怒,一把抓住程丽的头发,谁知,程丽头上的金杈刺痛了他,他哎呀一声,门外闯进几条大汉:什么事?程丽说:没什么,和他开个玩笑。
  大汉们见没事,方才退去。
  程丽:小哥哥,看见没,我只要一句话,你就会死。
  林迪发现眼前这位姐姐并不是他心目中的清纯姑娘,他起身去捡地上的碎片,一片片放进口袋,愤怒的走出,岂料,他被拦住,是一位身穿黑色绣花裙的女高管,高管笑请林迪坐下:午餐准备好了,怎么能不吃呢?高管把程丽喊到一边,林迪此刻一会不想待下去,堂堂七尺男儿,受这种窝囊气,不能忍,热血直往头顶冒。
  女高管与程丽嘀咕,原来,门房交来数量不小的钱款,女高管连忙过来,担心程丽年纪小,对客人照顾不周,摆不平这样的事,屋里的对话,高女管在门口听的得清清楚楚,此时,女高管小声说:桃花蕾啊,这是放长线的好机会,如此舍得出血,又不懂青楼规矩的屌丝多多益善,只要有钱拿来,你何必耍小孩子脾气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