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> 第五十四章 降祸

第五十四章 降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闫凡宇打电话给许莉娜告诉他王化儒的消息时,王化儒被押解在路上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t科开始风声鹤唳,令人紧张,人们远远望到它的门,会感觉一阵冷风吹来,不寒而栗。
  闫凡宇在办公室里坐卧不安,王化儒与他的关系上下皆知,他们一起打牌搓麻将吃饭郊游,纯属私交,与工作无关。王化儒与他不是同科,级别比他高,有传言说王化儒勾结帮会势力,谋反。闫凡宇不由心惊肉跳,王化儒这回恐怕凶多吉少,依他对王化儒的了解,王化儒有几个拜把子兄弟,平时来往甚少,逢年过节或谁家有个急灾难事,聚一次,相互拉扯帮衬。
  王化儒性子刚烈,为人勇猛,说一不二,兴许是教官的做派。他训练出的学员有超强的执行力、战斗力。当然,他的教学方法招大家憎恨。他手下的优秀学员靠皮鞭、禁闭、惩罚这样的硬措施逼出来,他不相信温情的循循善诱能培养出人才,对对手只有一个字:杀!军人嘛,灭敌为天职,保存自我为向导,战场上,所向披靡,杀!
  闫天宇欣赏他的军人勇猛,军人有了这种勇气,哪有战胜不了的敌人。说他谋反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闫凡宇仔细回忆和王化儒共同的每个细节,没发现可疑的细节。但以他的经验,自己可能被牵连,他心里明白,老鹰早想对他下手,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,如果是这样,柳雄飞和他有过接触,官场上的斗争比战场上更惨烈,这是看不见的较量。闫凡宇倒希望老鹰怀疑的人越多越好,一上午,没想出个头绪。
  寂静的办公室响起电话,铃声格外刺耳,是天意的主治大夫,说杰姆斯约他吃西餐,谈谈天意的病情,顺便问他的朋友回来没,闫凡宇没想起什么事,主治大夫说两个生殖器有问题的孩子,可以采取保守疗法,注射一种催生素的药,刺激它正常,大夫用瓜熟瓜熟蒂落作比方,闫凡宇想起王化儒的两个儿子,他竟然把这事忘了,王化儒回来后没对他提及,只得在在电话里嗯嗯嗯。
  电话铃再次响起,是王二太太,闫凡宇放低声音:什么事?
  王二太太在电话里带着哭腔:许莉娜家周围有些可疑的人,她害怕会有不测。闫凡宇嗯嗯嗯,他担心自己的办公室会不会装了监控,王二太太:你可要帮我呀,接着发出惊叫。闫凡宇放下电话,沮丧的发会呆。
  第三次电话铃响起,闫凡宇真有些崩溃,人最紧张的是,不能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,对方又是个不用讲理随时拍砖下来的人,这个对方你看不见,却真实的存在,他隐身在黑暗里,时刻注视你,趁你不备攻击你。
  听见柳雄飞的声音,方才放心:长官,什么事?
  柳雄飞告诉他出去一趟,车停在门口。
  果然,柳雄飞在汽车里和他谈王化儒,柳雄飞破例没坐在副驾,两人坐在后排的位置,这样便于谈话,司机的车速放的不快不慢,适合他们交谈。
  柳雄飞:化儒被t科的人抓了。
  闫凡宇:什么原因?
  柳雄飞:很麻烦,普通监室没有他。
  闫凡宇:什么罪名?
  柳雄飞:可能是谋反,你知道,军纪里这是重罪。
  闫凡宇:我不相信化儒谋反。
  柳雄飞:现在不是你相不相信,而是我们怎样联手脱掉干系,那帮人,想整你还管你怎么想的。
  闫凡宇:捞的出来吗?
  柳雄飞:痴人说梦,凭你?我?怕是自己都沉了下去,我告诉你,我们都会被喊去问话,这是一,我们和王化儒有私下接触,这是二,这两关过了再说下面的。
  闫凡宇听了,只有沉默。
  窗外,春光明媚,和暖的阳光,街上行走的人们向后退去,流动出一副长长的画卷。
  闫凡宇:长官,你看。
  两人往车窗外看:王二太太五花大绑着,被一群人押着,闫凡宇想起自己刚和王二太太才通过电话。
  柳雄飞:下一个怕是化儒的老母,唉,这家人。
  闫凡宇想起主治大夫的话,后悔没有早告诉王化儒,这是他答应过的事情,现在,恐怕没有机会了。
  王二太太被押上封闭的囚车,往郊外的方向驶去。
  王化儒是在学院的早操课期间被捕的。当时,所有人在操场上,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兵过来,二话不说,速度快捷,大家还没看清楚,手铐铐住王化儒的双手,平日机敏的王化儒都没反应过来,王化儒挣扎,被砸了一枪托,拖上车,扬长而去。学校炸了锅,两天后,学校平静下来。王化儒带的学员多数拍手称快,王化儒的皮带、鞭子、训斥,埋下怨恨,全班学员都受过他的暴力教育,他执行时毫不心软。但是,如果学员合格,王化儒的奖励也大力度,只是他的奖励因为学校部门不予资金上支持,成为空头支票,得不到兑现,引起学员不满,王化儒认为不是自己的问题,照样坚持教学方针和方法,见王化儒被捕,大家是高兴的,在王化儒手下,是一场噩梦的煎熬,现在,他终于受到恶报。
  王化儒最美好的年华在战场上度过,大学毕业,风华正茂,遇日本人侵略中国,满腔热血,和一帮志同道合的年轻人,远征打日本,心思只一个,谁打日本跟着谁,看见日本人就灭,灭的他没有踪迹。
  他的部队番号记不清楚,他被编在连队班里,有很多他这样的学生兵,野营拉练露宿,天上飞机,地上大炮,学生兵非常乐观,没有丝毫消沉的情绪,仿佛他们不是去打仗,而是游览美丽的乐园。
  王化儒最不擅长的是唱歌,不是不喜欢,一唱就跑调,跑到连自己都拉不回的小道里。他喜欢听别人唱,大家唱歌有力气,冲上岛屿,驱逐侵略者,他感觉痛快,过瘾。在战场上,他得到自己体会出的经验,冲!杀!能冲出生路,能杀出活路,如果,贪生,怕死,他那时对女人的心智还没打开,孝顺老母的心情没有现在这样强烈,更没有对孩子的责任,了无牵挂,一门心思冲杀,所以,从战场上回来,他身上毫发无损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