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> 第八十八章 情敌

第八十八章 情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闫凡宇近来的日子滋润休闲,自从小宋老师担任天意的全职老师兼保姆,说心里话,闫凡宇不愿意用这个词汇,但是他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汇,他当起甩手掌柜,每天有大把时间,上班时间多是茶不离手,柳雄飞为他安排的这个职位和养老没什么区别,上面有任务或指示下来,闫凡宇交给下面人去办,从中发现个人的特长和能力,把他们归类。
  譬如:擅长文字,把部门的文字工作交给他,这类人书呆子气,多给予精神上的鼓励言语上的认可,不需要太多物质成本;擅长交际有口才的,把承上启下作用的饭局、组织活动事宜交给他,这类人脑筋特别灵活,欺上瞒下,用少报多,有好处给他留一份,所以花钱的地方闫凡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差不多都放他们一马;擅长八卦,关心他人比关心自己为重的,弄去收集各部门信息情报,象上交经费,经费下拨的集体事,人心那能齐整,有想多交,有不想交的,遇到上级偏颇,对部门不一样对待也是有的;闫凡宇呢所在部门不想带头,也不想落后,总之,不被点名就行,希望这样的太平日子过到退役,他便知足。
  闫凡宇的茶换三次,味道淡了许多,重新冲一杯,窗外的树叶遮满窗户,阳光努力的想穿透,却没成功,依然徘徊在树叶外,闫凡宇信笔写下:
  伸手欲摘绿
  却是咫尺远
  遥问佳人在
  知否雎鸠鸟
  写完之后,自己欣赏几遍,随手扔在抽屉里。难道我真的老了?按理,他不该老的这么快,周围凡是带长带点头衔的人,即使坐办公室的人,个个过的劲头正旺:买房子置地,娶姨太太,下海经商,五花八门都有。连杰姆斯这个老外都在黄埔路开“巴适大酒店”,正预备剪彩开张,闫凡宇在里面入了股,还是董事会成员,杰姆斯三天两头电话,让他帮助找厨师,闫凡宇说,我这是军政部门,一个萝卜一个坑,个人有个人的职责,再说,军人是用来打仗的,哪有去做饭做菜的道理。
  杰姆斯只吃了一回川菜,被迷的掉魂,他说川菜是魔鬼的味道,专门勾引人的味蕾。切,中国不仅地大,并且历史悠久,有说2000年,有说5000年,总的来说,历史是沧海桑田的做派,变化无穷的太极图。若说吃的花样,杰姆斯才看见一滴水,激动的语无伦次,闫凡宇对他夸张的赞叹,每一次都会令杰姆斯得意几分,没办法,谁叫这位老外发现咱吃的花样太多。
  可是,这一切需要有人来做,地道的川蜀厨子最好,可是,临上轿的大闺女扎耳眼,这么着急,闫凡宇又不会变出厨子。
  这时,桌上的铃声响起,闫凡宇打开语音,秘书告诉闫凡宇,有人找他,看看时间尚早,我马上来。
  闫凡宇有专门的会客室,他好奇这个时候谁来找他?会客室里,肖志站在窗边,正在看一幅琼花图。
  闫凡宇看见肖志:贵客,稀客。
  肖志:什么时候高升的?
  闫凡宇:取笑我?哪里是高升,无非找个地方吃饭而已。
  肖志:咱们的非凡诗人,现在还写诗吗?
  闫凡宇:你看我现在这样子,像诗人还是像军人?
  肖志:像官僚。
  两人笑起来,闫凡宇:你今天不会是专来找我谈诗歌的吧?
  肖志:我,失恋了。
  闫凡宇:有没有搞错,我印象里,你比我就算小一轮,也是小三十的人,这年龄还玩失恋装嫩,你抽风啊?
  肖志:你还有心思开玩笑,你不懂,我,痛苦的想去死。
  闫凡宇:这么严重。
  肖志不再吭声。
  闫凡宇:你等等,我回办公室安排下,咱们找地说话去。
  黄埔路尽头的拐弯处,一栋小楼赫然出现在肖志面前,闫凡宇带他走进去,里面的房间独立而封闭,服务生看见他,招呼道:长官好!
  服务生:请稍等。
  闫凡宇对肖志说:以前,和朋友常来这里玩麻将。
  服务生走来:请,长官。
  肖志打量着光线柔和、幽暗,却不失明亮的房间,里面摆的深褐色古式桌子,桌上有副麻将牌,整齐的码着,每个方位有把椅子,四杯茶摆在有椅子的位置。
  闫凡宇指指对面的椅子,让肖志坐:有些日子没来了,以前,朋友们约好,在这里喝茶聊天打麻将,真是悠哉悠宅,其乐融融。
  肖志:看来,文青会里,还是数你过的安逸。
  闫凡宇:人生无常,和我打麻将的有人坐牢,有人被抓,从那以后,没来过这里,不知什么时候,我们几个再凑桌麻将。
  肖志:闫大哥还单着?
  闫凡宇:先说说你。
  唉------肖志长叹一声,喝口茶:说起来话够长,大学毕业以后,我参加了抗日救国大军,主要从事反击侵略者的宣传活动,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后,以为天下太平,可以实现我的小说家梦,我想写部反映知识分子在这场抗日战争中的故事,可不知怎么回事,每次写了开头,思路都会被堵塞。进报社后,工作太忙,因为很多杂七杂八的事,只好放下。母亲在老家为我成亲,可是,对成了亲的她,我实在好不起来,她,哪里是媳妇,简直是我的大妈,她比我大很多,每天哭丧着脸,悲悲戚戚的样子,我无法与她交流,你说,说的是我成亲,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意见,父亲拿刀逼我,我与他理论,后来父亲和我断绝亲子关系。
  闫凡宇听到这,不由感慨:我以为只有我不满父母给我找的老婆,原来你小子也是,不过,不至于做的这么绝情。
  肖志:我认识了女朋友小宋,她是幼稚园老师,我两志同道合,在一起8年,小宋和我是新思想,想干番大事业,我们同居没有结婚。
  闫凡宇:你们的思想够新潮的。
  肖志:可是,最近,她,她和我闹分手。
  闫凡宇:那太可惜了,什么原因?
  肖志:我问她多次,她不肯说。
  闫凡宇:不说?
  肖志喝口茶:我用假话套她,她说她喜欢上一个小女孩,小女孩可爱也很可怜,没有妈妈,所以老是喊她妈妈,一来二去,小女孩把她当成妈妈,我问,你莫非想当女孩的妈妈?我急了骂她,咱们可以结婚,生下自己的孩子,你可以正二八经的当妈妈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